当前位置: > 博盈官网 >

博盈官网

青春要与世界击掌!

青春名人堂/青春要与世界击掌!

波士顿的雪夜,招待我的Eric带着Stan进来。

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,」Eric兴奋的介绍:「现在是新墨西哥的教学。」

Stan脱下大衣,拿出一盒「日本麻糬」给大家吃:「我太太在加州超市买的。」我看着包装上的中文字,觉得「诡异」,连忙查看包装说明,上面写着「台湾制造」,忍不住哈哈大笑,想不到在异乡会吃到故乡熟习的食品,博盈国际

聊完麻糬,我想到Stan是墨裔,询问他一则新闻:二○一二年底,因为反毒,而惨遭毒枭绑架虐杀身亡,墨西哥蒂基提奧市前市长葛罗丝蒂塔。

「蒂基提奧市?」Stan一脸震惊:「那就在我故乡隔壁。」

Stan第一次从我口中得悉这则新闻,又晓得我请学生以「葛罗丝蒂塔」为题写诗得奖后,有点激动的给我男人的拥抱:「我很感动,在遥远的台湾,有人关心我的故乡,还写诗吊唁这位女好汉。」

那个晚上我们像是认识多年的挚友,深谈至清晨四点,我们忘了语言,忘了族裔,从墨西哥与美国签署「北美自在贸易协定」,谈到寰球化的利弊;再从马奎斯的《百年孤寂》,聊到南美洲难以根绝的毒品与革命。

每次带团出国,我最着迷的就是这种充满吉光片羽、天马行空式的对话,不仅可以增进本人荒废的英语会话才能,又可以长知识。最主要的是,能够交到许多异域友人。

像是我忘不了的另一位加拿大友人,Teresa。

记得二○○一年第一次带学生去温哥华,有天下战书行程很简单,约两点半参观完五十层楼高的观景塔后,就遣散要回到各自的寄宿家庭,女导游Teresa问我要不要喝杯咖啡再走,我怅然允诺。

在咖啡厅,我看到桌上报纸的斗大标题「卡普莉亚蒂夺得澳网冠军」,忍不住惊呼,和Teresa分享卡普莉亚蒂的故事。卡普莉亚蒂十四岁时便成为四大满贯赛中年纪最小的种子球员,但随后她染上毒瘾,想不到之后她靠坚持不懈的尽力,拿下了第一座大满贯单打冠军。这故事太热血了,听着,听着,Teresa忽然泪流满面,原来她唸大学的女儿正身陷毒瘾,无法自拔。

那个午后,我们谈了许多东西方教导的概念,等聊到星星一颗颗从海平面升起,我必须赶搭最后一艘船回到北温时,Teresa才意犹未尽的道别。离去前,Teresa说了一句影响我很深的话:「Vincent, you are different. You know the world.」

Teresa的话给我很大的鼓励,也埋下了我日后创破新闻社跟中台湾模拟联合国的种子。但仿佛台湾正擅离这个世界,因为台湾的媒体始终耽溺在挖岛屿的肚脐眼。

「那些年,博盈国际,我们台视在世界各大城市,都有特派记者。」带新闻社学生参访台视新闻核心时,叶淑芬特派有白首宫女话当年的无尽感叹:「那时我们可以针对每一则国际新闻,发出台湾的观点,但现在台湾有全世界最多的新闻台,品质却每况日下。现在国外驻地记者太贵,一个个撤了;路透社的新闻太贵,也不买了。但可怜的是下一代,他们习惯以井观天的台湾后,日后要如何与这个世界对话?」

或许,台湾学生不仅拥有小确幸,博盈国际,也须要拥有敢与五大洲对话的大视野,然后不论是行銷台湾,或是为台湾争取权益时,全世界的人们会走到他们跟前,很确定的对他们说:「You are different. You know the world!」